赞助商

栏目分类

赞助商

大家感兴趣的文章

搜索

    网速“慢如龟速” 电信称不在服务范围内

    作者:admin    时间:2011-6-9 23:43:41    浏览:
    • 按小招贴找人安装宽带被骗

      大连沙河口区马栏街道幸福社区计生专干和退管专干到兰秀街入户走访时,居民张姨给我们讲了为自家电脑安装宽带上当受骗的事。

      原来老人有两个儿子,一个在外地,一个在美国,为了与远在美国的小儿子联系方便,同时也为了省些国际长途电话费,为自家电脑安装宽带,于是老人按照门洞口粘贴的安装联系电话,联系了这家公司为其安装宽带。该公司称三天内会派人过来。

      三天后来了一男二女来到老人家,说是通讯公司安装部的,并称线路已经安装完毕,再等几天就可以开通了,并收取了张姨200元的安装费,称其余款额待有人来给开通时再收取。可是一个星期过去了一直没人为老人来开通宽,多次打电话联系,电话却总是占线声。至此老人才明白自已上当了,虽然钱不多但为了这事老人还真是上火大病一场。

      社区提醒居民朋友们门洞口粘贴的广告不要轻易相信,有事一定要找正规的部门。

      电信网速“慢如龟速”

      秦女士是青岛高科园装饰城的业主,5月16日,经朋友介绍,她办理了2M的中国电信宽带业务,包年费900元。谁料,才用了半个月,秦女士就感觉到网速常常慢得令人抓狂。

      “打开普通的新闻页面,至少需要5分钟,传输文件,失败,登陆QQ, 3分钟后一准掉线。”秦女士说道,起初,她给安装宽带的工作人员打电话,对方也说不清楚故障原因,只答应会去机房看看。谁想,端午节期间,问题更严重了,店里干脆上不了网。秦女士再联系该工作人员,电话却关机了。节后上班第一天,秦女士赶紧联系上了对方,他答应来看看,但后来再打电话,对方始终不接了。

      随后,秦女士致电中国电信投诉,提供登记的身份证号后,工作人员又给了一个令秦女士都吃惊的答复,“根本查询不到用户信息,无法提供服务。”

      “李鬼”公司冒充电信 拉宽带

      明明是中国电信的宽带,为何会查询不到账户信息呢?又为何无法提供服务呢?经进一步解释,秦女士才得知,中国电信的宽带资源在在高科园装饰城片区并没有覆盖。工作人员推测道,秦女士是上了“李鬼”公司的当,可能是有的公司拉了专线后,用路由器分流后,私自给用户安装的宽带。

      秦女士告诉记者,于是,她回家找出了办理宽带的收据核实,发现安装人员盖的竟是“天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章,确实不是中国电信的章。而且,安装人员也没有给她上网的账户和密码,只是给了一个IP地址。此时,秦女士才恍然大悟了。

      但,作为无辜受害者的秦女士又疑惑了,“我的权益该如何保障?”

      为此,6月9日,记者根据秦女士提供的联系方式拨打了安装人员的电话,希望核实情况。但多次拨打,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电信:属用户原因,不在电信服务范围之内

            律师:可要求服务

      6月9日,记者联系了中国电信客服人员,她表示,“秦女士也无法提供上网的账户、密码,也未和电信签署任何有效协议,无法提供电信业务回执及发票等等,可以据此判断,秦女士并不属于电信真实存在的用户,无法查询到具体问题原因。”

      “因此,类似情况属于用户端原因,不在电信服务范围之内。”该客服人员表示。

      随后,记者就此事咨询了山东元鼎律师事务所的刘乃杰律师,刘律师表示,尽管秦女士并未直接将安装费用交予中国电信,也未与其签订书面协议。但根据合同法规定,秦女士的确享受了中国电信提供的宽带业务服务,双方就形成事实上的合同关系。因此,如果服务不好,用户可向中国电信要求享受无差别的售后待遇。


      深圳500宽带用户被骗走巨额费用

      平时用得好好的宽带网络突然断网了,负责接洽的宽带业务员也玩“人间蒸发”,居民们如梦初醒般大呼上当。昨日下午,龙岗区布吉街道布吉新村几位居民向媒体求助称,该村有近500个宽带用户被某宽带代理商诈骗包年费用,涉及费用据称有20多万元。居民报警后,龙岗警方表示此事属于合同诈骗,不属于警方受理范围,而电信部门则否认用户的账号是通过他们开通,居民们一时不知该如何维权。

      用户:用了两月突然断了

      “至少有四五百个用户被骗了,最少的交了半年费用410元,加起来估计有20多万,是一个巨大的数字!”昨日下午,李俊凤和布吉新村其他的数位居民聚在一起,议论宽带断网一事。

      据李俊凤介绍,今年1月30日,他在小区的路边看到了“长信宽带”的安装广告,于是拨打了广告上业务员的电话。就在前一天,小区近600住户用的小区宽带,因为物业公司的退出而正式拆除,大部分网络用户只好重新选择新的宽带业务。

      2月1日,“长信宽带”业务员张国庆便带着一名技术人员,来到了李俊凤家里。“安装很简单,直接牵一根网线,给我一个账号和密码。既不用M odem,也不登记用户信息。”李俊凤昨日对南都记者回忆说,他当时交了600元的包年费,按协议可享用14个月的宽带业务。

      此后4个月内,李俊凤一直感觉长信宽带“用起来挺好,网速也挺快”。直到4月13日,李俊凤再次登录宽带客户端时,发现一直无法连接,他于是拨打了宽带业务员张国庆的电话,对方告知“现在网络是出了点问题,过两天就好了。”4月15日,仍然无法正常使用宽带的李俊凤再次拨打张国庆的手机,发现对方已关机,连座机也一直无法接通。

      与李俊凤有着相同经历的,还有郭伟标等10余人,他们聚在一起议论后,感觉大家都受骗了。除了“长信宽带”的用户,张干华等人作为“联达宽带”的用户,也有着惊人相似的遭遇。“这两个宽带都是在小区网络撤出后趁机进来的,现在一起断网,一起玩失踪。我怀疑两种宽带是同一伙人代理的,只不过打着不同的名号。”李俊凤等居民猜疑道。

      物管:这事跟我们没关系

      南都记者昨日在布吉新村看到,小区的多处电线上,仍挂着“长信宽带”和“联达宽带”的业务广告。有居民指着那些电线说:“你看这些网络电缆装得这么好,没有物业公司的同意,他们怎么可以过来安装?”

      深圳市鹏盛源物业发展有限公司主任卓泽平就此事对南都记者说,他暂时还未接到居民反映断网的情况,此外他声明“长信”和“联达”两家宽带的进驻,跟他们物业管理公司没有任何关联。

      卓泽平表示,小区原先的“森和”物管公司撤出后,经过了3个多月后他们公司才通过竞标正式进驻。在这3个月内,小区一直处于无人管理状态,卓泽平认为那两家宽带代理商正是趁这段时间进驻的。

      警方:这事属于合同纠纷

      李俊凤等人表示,他们发现被骗网费后,找到当地警方报警,但并未引起重视。“我们随后投诉到消协,他们却叫我们找警方报案,感觉他们之间像踢世界杯一样。”李俊凤说,他们随后找到电信部门,却被对方告知到市里找“中国电信安保部门”,用户们一时不知所措。

      龙岗警方昨日就此事回应说,警方初步了解后认为,不管宽带公司是不是合法,双方当初签订了合同而其中一方违约了,所以这是一起合同纠纷,并不构成刑事案件,并不在警方的受理范围,警方建议用户们通过司法等途径解决问题。

      就李俊凤提供的宽带账号,南 都 记 者 咨 询 了 中 国 电 信“10000”客服人员,对方查询后表示,账号结尾的“@ 163.gd”确实跟电信宽带的账户格式很相似,但是李俊凤所提供的账户“从来就没有开通过”。

      责任将向谁追究?断网居民损失将由谁来承担?

    标签: 电信  ADSL宽带  
    • IT热文